山东黄河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母亲的油渣饺子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谢飞 时间: 2019-05-13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对于东北人来说,饺子是一种习惯,更是一份牵挂。饺子馅多种多样,而我最爱的是母亲包的油渣饺子。

油渣,东北俗称“肉滋拉”,是人们用肥猪肉炸油所剩下来的肉渣。

印象中,儿时无忧的时光充满着油渣香。每当我听到锅中的“吱吱”声,便跑到母亲跟前,在油锅旁看着猪油的颜色从纯白变成微黄,到最后剩下又香又酥的油渣。母亲每次都拿个小碗给我装一点,并嘱咐:“撒上盐面,趁热吃,不能吃多,会烧心的。”我一边应允,一边早已迫不及待拿起油渣往嘴里塞,但我清楚,这只是前菜,母亲用剁碎的油渣混合东北酸菜包制的饺子,才是人间美味。

母亲干活很麻利,自己一个人包饺子也不在话下,当我还沉浸在油渣的酥香中,一盘盘饺子已端上饭桌。她常说,油渣饺子有着她小时的记忆,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人们买猪肉更愿意要肥肉,因为肥肉可以用来熬油,家里也只有过年才舍得熬油包顿油渣饺子。聊着聊着,就会提起我未曾谋面的姥姥,“你姥姥过世得早,我很小就学着做饭做家务,在不断地尝试中终于做出了这熟悉的味道。”

那时的我,只顾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饺子,体会不到母亲的那些感触。只是心想,现在的日子好幸福,生活条件没那么艰苦,还能经常尝到母亲的好厨艺。

从小到大,父亲搞工程长期在外,母亲便一直陪在我身旁,我去哪里读书,她就在离学校最近的小区租个房子,照顾我的衣食住行。

2010年到南京上大学,那是我第一次远离母亲,远离家乡。初到大城市的我,充满兴奋,但“每逢佳节倍思亲”这句话,没多久便在我身上得到了体现。每当元旦、冬至等节日,母亲一定会打来电话,叮嘱我要去吃饺子,我也会听话地跑到饺子馆要上一盘东北特有的酸菜馅饺子。虽说这项仪式感的任务完成了,但心中却依旧空落落的,少了油渣,这不是母亲的味道。

参加工作后和母亲也是聚少离多。去年,因为我扁桃体做手术,母亲来陪伴了我一阵,术后她从鸡蛋羹、小米粥、鸡蛋饼这些容易下咽的食物开始,一点点调理我的饮食。母亲临走的前一晚,我随口说了句,“可惜了,我最爱的油渣饺子,这次没吃上”。第二天,因为工作原因无法送母亲去车站,便帮她约好了顺风车,可到了约定时间司机却打电话跟我说,一直未看到母亲人。“不跟你说好时间了吗,司机在下面等着了,磨磨蹭蹭的。” 当时的我,电话里忍不住透露出了不耐烦。可晚上,当我回到家,眼前的一幕却让我不禁泪目,桌子上是没来得及收拾的面板,冰箱里是我最爱的油渣饺子。

每逢节假日,母亲总是早早打电话问我定好票没,言语中透露出想让我多请几天假的心思,却又害怕耽误了我的工作。今年劳动节,像往常一样,一到家桌子上摆满了我最爱吃的菜。只不过这次很是纳闷,餐桌上怎么少了猪肉,母亲说,当地正在闹非洲猪瘟,市场已停止猪肉供应了。完了完了,我心想,吃不到油渣水饺咯。可母亲对儿子的那份用心,我永远预料不到,临走的那天一大早,一股熟悉的香味飘来,我猛然惊醒。

“不是闹猪瘟不卖猪肉了吗?”

“知道你要回来,很久之前做菜就把肥肉都留了下来,油渣刚炸好,快来几块,饺子马上就好!”

启程饺子落地面,这是老家的传统,出远门的人一定要吃口热腾腾的饺子才会带着满足和温暖踏上旅途。慢慢地,我似乎渐渐能体会到母亲当时的感触,这油渣水饺里,满满地都是母亲对子女的爱。

正值母亲节,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妈,这些年您辛苦了,节日快乐。”(刘屹)

责任编辑:田光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豫ICP备:14028857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9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