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黄河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端午粽香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郝相莲 时间: 2020-06-24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

柳枝挂在大门上,出门一望,白菜野花,遍地黄。

风送花儿香。

——民间《端阳歌》

不知不觉中,万棕飘香的时刻再次来到我们身边,端午节又快到了,回家路上街头巷尾也飘起了棕香,尽管香气轻微,但这份清香已足以引起我腹中馋虫蠢动,脑海里泛起阵阵涟漪……

 

记得小时候盼着端午只是为了吃上姥姥亲手包的又甜又香的糯米粽子,一口咬下,粽香枣香从嘴角甜到心里,虽然懵懂中听妈妈也给我说过屈原的故事,隐约地知道这个节日是和一位历史大人物有关,但在童年记忆中,棕香的记忆已超过一切,也许那就是孩子的童真。

那时年幼,每当端午节,我们表兄妹三个都要去姥姥家过,我们都很小,路也很远,但想到能吃上棕子,我们三个还是一路嬉闹着往姥姥家奔。快到姥姥家时,隔得很远就会看到姥姥佝偻着身体站在弄堂小路的尽头等我们,我们兄妹三个也忘了一路的辛苦,欢呼雀跃地扑进姥姥的怀抱,一起相拥着往家里走。那个时候她的大门上早已挂上新鲜的艾叶。我问姥姥:“为什么大门上要挂上这些?”姥姥告诉我说艾叶是用来驱邪避瘟,驱虫灭毒的,无论哪个季节,如果谁的皮肤出了什么毛病,可以用艾叶煮水,煮出的水可以喝也可以洗,是治皮肤病的灵丹妙药。

一进家门,我们兄妹三个就直奔灶屋(厨房),看着筲箕里已堆满了提前泡好的糯米,筲箕边上的木桶里也装满了翠绿的粽叶,要知道,在那个时候经济条件有限,特别是农村,能有这么多糯米,不晓得我姥姥是怎么攒起来的,现在想起来,真的觉得姥姥实在是太伟大了。

看着我们馋嘴的样子,姥姥怜爱地说:“知道你们想吃棕子了,马上就给你们包,让你们吃个够”说着就拉过椅子,和妈妈、二姨一起包起了棕子,只见姥姥左手拿起一张粽叶很熟练地卷起一个空心的三角形,右手用勺子舀了糯米,再添上一颗红枣,压进卷好的粽叶里面,裹好再用事先备好的细绳将棕子捆紧拴好,但不会剪断绳子,接下来她会重复同样的动作,把做好的棕子一个一个地捆在一起成一个串,每当这个时候,我也会去凑个热闹,帮姥姥捆捆绳子,递递叶子,等到一串有大概十几个的时候就用剪刀把绳子剪断,把这些成串的棕子放在旁边的空盆里,然后又开始做新的一串,等到做了满满一大盆,姥姥就会到灶前把炉子里柴火点着,把大铁锅里盛满水,盖上锅盖,等开水烧开后把做好的棕子放进去煮,这个时候我们兄妹三个可就有事做了,我们地来到灶前,争先恐后为炉子里添加柴火,木柴在炉子里烧得噼噼啪啪地响,红红的火苗一闪一闪的,像随时要扑出来的样子,粽子在锅里煮着,想象的味道就已经弥漫了整个屋子,看着用竹斗笠成的锅盖上冒出来的热气,我真想棕子快点熟,早点吃到嘴里,再看看边上的哥哥和姐姐,他们的眼睛也是死死地盯着锅,口水都恨不得就掉了下来……

终于到了开锅吃棕子的时候,姥姥怕我们烫着,她会很小心地为我们兄妹三个把棕子一个个地剥好,白白的棕子就像一个个三角形的小塔,姥姥把剥好的棕子放进碗中,然后取出不知道存了多久的白糖,一点点地分撒在我们兄妹的碗中。我用筷子夹起来,闻起来有糯米夹杂着叶子的那股清香,真想一口吞下去,但实在是太烫了,只能一小口一小口地吃,吃到嘴里,只觉得满嘴都是棕香味,甜甜的、软软的。等端午节过完了,在离开姥姥家的时候,姥姥会把煮好的棕子给我们装满袋子,让妈妈回去后慢慢热给我们吃,所以那个时候总会让我感觉到端午节过得很长很长……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棕香时节,大小超市的冷柜早已摆放上各式各样味道不同的棕子,我也为家人买了几个粽子,但是最怀念的还是记忆深处的故事,怀念那个自已动手包粽子的年代,好怀念那个白米红枣棕子的清香味道。卜佳瑞

责任编辑:田光         


下一篇:沧桑东平湖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口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豫ICP备:14028857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9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