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黄河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关于泺口的几个黄河故事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郝相莲 时间: 2020-06-28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来到雄伟的济南黄河标准化堤防泺口险工,可以看到背河淤背区自北向南立着5块高老旧碑刻,5通石碑排成一列,像日夜守卫黄河的哨兵,其实你可能不知道,这一尊尊看上去普通不过的石碑竟隐藏着许多山东黄河早年惊心动魄的抗洪故事。

泺口治河德政碑的出现

天桥黄河泺口险工淤背区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完成淤背区全线贯通的。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随着黄河下游防洪工程建设进程加快,临近黄河的泺口镇坝南街、上关街、九曲巷、汇源街、泉子街等多条街因加固黄河大堤需要淤背帮宽,全都被淤背在10米地下。也是从那时起,济南、天桥两级河务部门开始按照黄委会“三口规划”要求,对泺口险工实施绿化美化,打造黄河公园和风景区,5块石碑就是那时从附近沿黄村被征集回来。经考证和了解,这几块石碑分别立于1922年到1927年,内容分别记录了首任山东河务局局长劳之常和1925年出任山东黄河河务局局长兼山东运河工程局总办林修竹的治河德政碑刻。

5通碑刻自北向南分别是“绩著平成”“三省感恩”“己饥己溺”“廉明勤果”四字格颜体大字,还有一通是“寿张、濮阳、郓城、范县、阳谷、东平、汶上、东阿”八县绅民记录林修竹领导堵复李升屯、黄花寺事迹的德政碑颂(以下简称李黄堵复碑)。5通碑中,“三省感恩”是旌表河官劳之常的,其余都是旌表河官林修竹的。了解一些早期山东治黄历史的人会明白,旧中国积贫积弱,黄河下游,特别是山东河段河患频仍,给沿黄人民造成巨大灾难和创伤,泺口治河功德碑重点记录了1926年当时的山东河务局局长林修竹组织沿黄群众堵复山东菏泽李升屯、黄花寺两处黄河决口的事迹,算得上解放前治黄史上少有的亮色。

泺口坝南街,山东黄河最早的治所曾在这里

石碑所在黄河淤背区下面,曾是古镇泺口的一条名叫上关街的街巷,上关街向西是泺口镇的坝南街,1917年(民国6年)山东省长张怀芝将清末设立的上中下三游河防局一律裁撤,另设三游河防总局于泺口。作为山东黄河最早的治所,应该就是泺口的坝南街。追溯泺口设置政府治河机构的时间最早可以到1884年。据《山东黄河大事记》记载:1984年,山东巡抚陈士杰奏设河防总局于省城,总局于两岸各设5处分局,泺口这里为中游下段泺口分局(上段为齐河分局)。1918民国7山东省将三游河防局裁撤,成立山东河务局。

泺口,自金代设置泺口镇,很早就成为胶东沿海产盐区的主要集散地。1855年之前,此处为大清河河道。大清河在当时为地下河,河宽不足百米,水深却达到10米,是元代重要运盐通道,也是沿线最主要的货物集散地,因此当时大清河也叫“盐河”。元代,泺口成为盐运枢纽,官府在济南设立山东盐运使司,并专门在泺口建造盐仓,方便水运。明代,盐运使司下设胶莱、滨乐两个分司,胶莱分司驻地就在泺口。那里“鹊山高峙,大清东流,楼船往来,亭阁飞甍,诚一巨镇”(明·刘敕《历乘》)泺口被称为“扼海岱咽喉,水陆交通方便”,是说货船上行可到郑州,下行可直达入海, 过东平湖经运河还能通达江淮,一直以来就是一处繁盛的水陆码头。当时的泺口设有政府的厘金局、斗捐局、船局和众多的商铺,商贾云集,据说有名的街巷就有36个。早年泺口的全神庙更是随着山东快书《武松》在各府县声名远播。1855年黄河自河南铜瓦厢决口夺大清河入海,这里又成了黄河下游最大的河陆码头。《老残游记》中多次提到的“商旅辐辏的水陆码头”即指泺口,自黄河口运来的大批原盐经此地集散到沿黄各省市县。这里还曾是北方重要的棉花、粮食、陶瓷、面粉物流中转集散地。资料显示,1937年冬日军侵占济南,山东河务局迁址西安。19462月,伴随黄河归故启动,南京国民政府黄河水利委员会山东修防处在开封成立,并在当年迁回济南办公。据《济南市黄河志》,194810月济南刚刚解放,来自渤海解放区的我党山东省河务局和济南军管会就是在泺口坝南街接收的国民党治河机构山东修防处人员,并成立济南的人民治黄机构山东河务局济南治河办事处,由此直到上世纪的1981年济南黄河修防处(济南黄河河务局)迁至济南济泺路67号之前,济南黄河治河机关在一直泺口坝南街,当时这个地方有个通讯地址叫济南泺口镇坝南街6号。由此可以佐证当时山东河务局在泺口的位置。

老照片上的泺口山东修防处

笔者偶然见到一张现存在黄河水利委员会档案馆的图片,一张早年拍摄的泺口山东修防处德政碑的图片。图片质量比较清晰,那是一座漂亮的长长廊亭,是那种不带正脊的卷棚歇山顶,正面是前后并立20根廊柱,14通两米多的石碑一字并排,都有碑座,看不见碑帽。左边第二通是“绩著平成”,左边第四通“廉明勤果”,右边第二通竟是“己饥己溺”,还能看见“力挽狂澜”、“万民戴德”石碑。根据石碑尺寸推算,廊亭长度至少近30米,加上底座高度要5米以上。廊亭左侧是左右对称的两个六角亭,亭内各有1通碑,西边六角亭里就是那块“三省感恩”,角度正对着当年拍摄者。六角亭后方、廊亭左方,是一左一右高过廊亭的两处对称大屋,推算长度均在10米左右,两屋中间还有一稍矮小屋,小屋前方还有一小亭。经了解治黄老人,这里就是解放前泺口河务局的北大门,当时进了大门就可以看见一座戏搂。照片偏左有一段带月亮门的墙壁,四周有高大的阔叶树。这张照片拍摄时间不得而知,只是照片上的透着一种冷清,廊亭和两处大房子长了很多杂草,两个六角亭中间有一处精致的影壁,白墙上有一大块脱落,月亮门也有损坏。只是照片拍的是后院,当时前院什么样不得而知。据泺口的老人讲,日军侵占济南之前,河务局大院里有全神庙、有戏台,逢有堵口成功或来大水祭祀都会请戏班唱大戏,一连几天好不热闹。沿河各县各河防营都来此开会、接训令、领饷,进进出出,很了不起。那时泺口镇除了泺利街渡口车多,再就是河务局车多。还有就是河务局的井水好,那时泺口很多井水咸,泺口人多是到黄河里打水回家,倒大缸里澄清再喝。资料显示,1937年冬日军侵占济南后,山东河务局迁址西安,直到1946年底迁济南经二纬六路办公。这张照片冷清落寞的氛围是否抗战时期拍的,不得而知。

根据笔者记忆,建国后老济南修防处的大概位置应该在泺口险工42号坝对应的淤背区下面,当时院落面积在10亩左右,笔者幼年时曾记忆修防处院子北面曾有些石碑底座和残缺石碑,修防处坐北朝南的大院后面左右对称着两座用做库房的青砖老房子,大屋都有1米多的基座,高台阶进屋,房子高度应该有五六米,其中西边的老房子前边数根廊柱,属于悬山顶的传统官式建筑,推算之前应该是一处庙。老房子前面的左右各两排办公房,都是建国后的新建红砖红瓦大房。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引黄灌溉与治河德政碑流失

经询问部分治黄老人,都说修防处后面的石碑当时远不止十几块,还要多,算上民国之前的应该不少于2030块,流失主要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济南沿黄大搞引黄灌溉用作兴修水利。建国之初,济南沿黄地区多盐碱涝洼地,在当时济南郊区历城县16.8万亩农田中,因旱季盐碱灾害绝产的竟有7.8万亩,且产量很低,每亩收成只有几十公斤。因此,引黄灌溉,改造盐碱地成为当时党和政府、治黄业务部门头等大事。19561月,山东省人民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通过山东河务局《关于举办虹吸引黄灌溉工程的报告》,同年春兴建了北店子、曹家圈、老徐庄、小鲁庄等7处虹吸工程,开辟虹吸罐区,引黄灌溉直接使粮食产量翻了2-3番,大大促进沿黄农业发展,大大激发了沿黄群众引黄灌溉、兴修水利的积极性。就是在这一时期,很多石碑被当地群众用作修造排水干渠上的简易石桥板或修造排水涵洞盖板。1965年,当时的历城县在总结改造盐碱涝洼、引黄灌溉、改种水稻经验教训的基础上,确定沿黄吴家堡、北园、华山、遥墙公社为改种水稻试点,当时的沿黄水稻种植面积一度达到8万亩,平均亩产由稻改前的几十公斤达到200公斤。山东省曾在历城县召开现场会向全省沿黄推广经验,到1966年,水稻平均亩产达到250公斤,引黄灌溉,是盐碱涝洼改成米粮川,促进了济南沿黄农业发展,而那些泺口治黄德政碑应该就在这个时间段相继被一块块运走用作兴修水利。现在想,如果那些记载着众多不寻常山东治黄重要历史事件的石碑,今天仍在世间存在,那应该就散落在距离当初泺口坝南街6号、湮没在方圆半径不会超过5-10公里的某个地方。郝国柱

责任编辑:田光     


下一篇:掬一捧岁月 留一瓣心香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口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豫ICP备:14028857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9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