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黄河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守 望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郝相莲 时间: 2020-06-29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有天,给家里打电话,是母亲接的,妈,还有饭吗?我想回去吃饭。

路上有点堵车,到小区时已过七点,天刚刚擦黑。转过弯看见有人在路口驻足张望,走近才发现,竟是父亲。我看着年过六旬的他,站在大树旁,守望着我归来的方向。高大的树冠下,孤寂的身影愈加分明。

想到他就这么一直等着,等我回家,不知道站了多久,心里很不是滋味,感动、心疼、愧疚,又有点生气。

您又不知道我啥时候到家,就一直站在这儿等着啊。

我又没啥事,就当下来溜达溜达,正好把垃圾扔了。

只要我说回家,无论春夏秋冬,无论中午晚上,停车的那一刻总是能恰好在楼下看到父亲。我知道,那并不是恰好,是默默等待、翘首期盼中炙热的父爱,它温暖、醇厚。

被岁月垒起的沟壑,爬满了他的额角。望着这张风采不再依旧的脸,突然想起了大学时,在淄博火车站,他也是这么站着,等着,等我回家。

那是2001年,踏上从青岛开往成都的列车,我走向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镶着黄色条纹的绿皮火车,伴随着长长嘶鸣一般的鸣笛,哐当哐当缓慢行进。

从淄博站上车,经过一天两夜才能抵达成都,也就是三十八小时。狭窄的过道,拥挤的人群,自然原始的坐姿睡态,在各种形形色色的气味中,肆无忌惮;紧张激烈的牌局,人声鼎沸的对话,啤酒饮料矿泉水,瓜子花生八宝粥的叫卖,在熙熙攘攘的你来我往中,热火朝天。

列车返回青岛,在淄博站停靠的时间是凌晨两点,父亲每次都会去接我。火车一进站,我便趴在窗户上,找寻父亲的身影。因为我知道,他肯定会提前进到站台上,大致估摸了列车车厢相对停靠站台的位置,站定了,等着我。

火车慢慢得停稳,我起身,看见父亲站在车窗下。我高兴得朝他挥挥手,急切地向外走去。

爸爸,您几点到的?是不是又早来了?等了很长时间吧。

没事,不到十一点就到了,早来等着心里踏实,万一火车不准点呢。望眼欲穿后,我在人群中如期而至,他乐呵呵地说。

只要我放假回家,无论风霜雪雨,无论深夜凌晨,停车的那一刻总是能恰好在车窗前看见父亲。我明白,那并不是恰好,是日思夜盼、牵肠挂肚中如水的父爱,它深邃、绵长。

往事历历在目,父亲给我提着行李神采飞扬的样子,鲜活如昨。十九年,我长大了,他变老了,父爱却像一杯醇香浓郁的香茶,在时间的韵味中沉淀升华。

37岁的我,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每次回家,却还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吃饭时,父亲总会泡杯茶坐在对面,就这么看着,等我把饭吃完。

64岁的他,是我的铁杆粉丝。发的每条朋友圈他都一一点赞,有时还洋洋洒洒评论一大段。在带着错别字的评论里,我看见他戴着老花镜,低着头一个字一个字输入,笨拙而又可爱的样子。

每次离开的时候,他都蹒跚送出好远不肯转身,就这么一直看着,等着,等着我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外。

听母亲说,在我很小的时候,爷爷每个周末都会搬着小板凳坐在村口,等着我们一家三口回家。那时没有电话和手机,信息传达也不方便,等到太阳下山天黑了,便知这是不回来了,才悻悻得收起板凳回家。

父亲的守望,不同于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中的守望,这儿的守望是一种道义;也不同于陆游南望王师又一年中的守望,这儿的守望是一种责任。

父亲的守望,往往是一种深沉的怀抱,在隽永的情怀中,不善言辞,却铭刻于心。

父亲的守望,宽广朴实,如山般厚重,稳稳的立在时光的河岸边,恒久不变。(左菲)

责任编辑:田光         


下一篇:东平湖与水浒文化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口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豫ICP备:14028857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9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