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黄河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夜阑卧听风吹雨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郝相莲 时间: 2019-08-29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昨夜,静静的躺在床上,却不知为何总想起身去阳台上看看。待我走到阳台上,沐浴着微风,闻吸着空气中土香味,定神一看,原来夜空中飘起了小雨。本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此时此刻,我却紧闭双眼,犹如在仙境中遨游一般。

起初,雨很小,似烟岚,如雾霭,像是演员出场前的情绪酝酿。在这温柔的雨景之中,我似乎回到了无拘无束的孩提时代。在那个物质条件比较困乏的年代,虽然没有美食可享,没有新衣可穿,更没有高档玩具供我享乐,但那却有最深刻的记忆。众好友,曾记否,那时几个玻璃球、几张纸牌就可以让我们几个小伙伴玩上一天。那时我们似乎精力永远那么充沛,不知累为何物。从早晨出门到傍晚日落时分,这中间恐怕只有一个休闲时间那就是午餐时间,除此之外,恐怕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挡我们玩耍的步伐了。

雨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似乎大了起来。小雨沙沙,如蚕食,如女人的脚步轻轻盈盈、蟋蟋蟀蟀。眼前仿佛看到了坐在小学教室上的我:摇头晃脑,跟着老师在诵读自己并不理解的文字,抄写着无趣的诗歌,验算着简单的习题,这一切视乎很快就能完成。玩性十足的我们总是趁老师不注意嬉笑打闹,有时能逃过老师的法眼,但好运却不常在。一旦被老师逮住,轻则劈头盖脸批评一顿,重则被撵到教室外头罚站。被撵到教室外头的我们,没有丝毫的破落感,反而如脱缰的野马,在校园的空地上肆无忌惮的打闹,嘴里还不忘互相责备:“都怪你,要不是你最后打我一下,能被老师发现吗?”

雨下大了,密集了,惊慌失措地落,慌不择路地落。落到玻璃上,打的玻璃啪啪啪作响,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我脑海里不知为何浮现民国才女张爱玲的那句:“雨声潺潺,像住在溪边。宁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因为下雨而不来。”中学时代,在大多数人回忆中当如噩梦,因为一个想法众多的美好青春年华,却被沉重的课业锁在教室的牢笼里,每天面对的不是做不完的数理化试卷,就是永远背不过的英文短篇。我在心里不知一次的想过,这磨人的中学时代何时才能结束?我何时才能解脱这炼狱般的生活?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不知不觉6年的中学时光依然结束,走进大学校园之后,在无拘无束的环境中疯狂过后却有些怀念当初无比憎恨的中学时代,怀念那时的充实、那时的同学、师生之谊……

雨声渐熄,屋檐上仍有雨滴流淌,丁丁冬冬,像谁拨动了琴弦,像低缓的歌声。我渐渐走出这迷人的仙境,走出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慢慢地,慢慢地回到现实中来,拭去眼角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的液体。脑海中浮现几行字:去年燕子天涯,今年她寄谁家?秋凉休听夜雨,却防身躯觳觫。田玉俭

责任编辑:刘屹           

 

 


下一篇:秋雨知秋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口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豫ICP备:14028857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9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