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黄河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白露闲谈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郝相莲 时间: 2020-09-08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凉风至,白露生,寒蝉鸣。

时间悄无声息地流走,夏日的流火烁金渐行渐远,伴着阵阵凉风,秋意渐浓。在这朗月清辉的秋夜,叫了一夏的蝉鸣被急急忙忙、密密麻麻的蟋蟀声而取代,夜间和早晨尤甚,仿佛就在我的耳边、窗前甚至床头。

秋始白露,那晶莹的露珠折射出诗意般的韵味。白露如水般纯净,如水般灵动,如水般梦幻。这个季节极具诗情画意,正如“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此时的万物都很有特点:风轻、云淡、天高、水长。日光明晃晃一大片,但不燥热,丝丝缕缕,照得行人心生暖意;秋风甚是怡情,于街道、于山峰、于公园里,被这清风一吹,着实感受到一份清爽。

现在的我,每日穿梭在小城硬化的路面上,甚至闻不到一丝泥土气息,若不是看见飘落的朵朵树叶,真意识不到原来秋天已经到了。人类自认为是高级动物,但实则未必。就拿对节气变化的敏感度来说,我们远不及草木鸟虫。人类辨识季节的更替,大多是凭借花鸟鱼虫习性的变化。诚如是,古代将白露分为三候:一候鸿雁来,二候元鸟归,三候群鸟养羞。鸟的迁徙声势浩大,为生存不辞辛苦。若论在地球上,还有比我们人类更热爱天空的,非鸟类莫属。因为云朵、飞鸟,天空才不至于寂寞,鸟儿的奋斗与执着为这收获的秋日平添了几分繁忙。

白露过后的秋日本就是一个收获的季节,记得小时候,学校还会放一个秋收假。这一农村学校特有的假期,早已随着收割机械化作业的普及以及学校管理制度化、规范化而销声匿迹。犹记得,那时候家中大人都在田地里忙着抢收抢种,也无暇顾及家中孩童,孩童们也获得了极大的自由。这时候,我们最喜欢做的便是呼朋引伴、三五成群去田地里捉蚂蚱。待一波波庄稼被收回,田地裸露着地表,这时候的蚂蚱再无藏身之处,乱了分寸,满地乱飞,扑啦啦的撞在我们的裤腿上。不一会儿,每个小伙伴脖子里都挂着几串蚂蚱。然后,聚在一起,分工明确,有去地里收集干枯杂草的,有去负责给蚂蚱掐去翅膀的,有去回家取食盐、豆油的,待准备工作完毕后,把摘好的蚂蚱放在点燃的杂草上一烤,再撒几把食盐、一勺豆油,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阵阵香味飘来,那种香味是香到骨子里的,待有个七八分熟,我们总是迫不及待的捡来“品尝”,拿到手中才意识到那是刚从火中取来的,只能两手倒腾来倒腾去,嘴巴不停的吹着蚂蚱上的灰,暗红油亮的蚂蚱肉身一入口,全然忘记了烫,似乎只有香、酥二字了。

现如今,不要说孩子们没机会品味这种人间美味了,我上一次吃也是在12年前了,每每想起,甚是怀念……

四季更迭,万物轮换。这个世界没有十全十美,也没有永恒不变。正如徐志摩所说: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拥有的可能会失去,情深的也会渐渐变淡。有多少繁花满枝,就会有多少秋叶凋零。田玉俭

责任编辑:田光        


下一篇:黄河之子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口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豫ICP备:14028857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9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