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黄河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道旭险工历史沿革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TurboSpider 时间: 2009-12-31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改建前的险工坝面

本站9月26日讯 黄河下游弯道多,险工和控导工程多。险工、控导坝岸有多有少,工程有长有段,长年靠水或靠溜。这些险工、控导工程对控制河势、保护堤防和滩地起到了关键作用。滨州河段的道旭险工就是黄河下游著名的险工之一。

道旭险工位于黄河滨州段右岸的道旭村北,大堤桩号172+676~174十226,始建于清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现有坝岸45段,工程长度1550米,裹护长度1788米。滨州黄河大桥横跨南北,这里曾是黄河下游一处重要的渡口。

工程建设过程

据史料记载,清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铜瓦厢决口后,黄河夺大清河入海,沿道旭险工现左岸大堤而行。光绪十年(公元1884年),在加修右岸大堤时取土坑较深且相连,每逢汛期大水漫滩后,即分溜一股沿右堤根而行,逐步形成北大南小两股河道。因南股流程短,溜势顺,北股不断淤积,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道旭出大险,当时用秸、柳抢修了数段秸埽坝(这些坝一直保持到上世纪五十年代)。1904年至1910年,先后修建了现3号至30号秸埽坝,共28段。1938年6月国民党政府炸开花园口后,山东河竭9年,到1947年3月黄河归故后,道旭险工因年久失修,秸埽腐烂,当年即出大险。8月21日,24号、25号和26号三段砖坝长约百米先后全都塌入河中,长140米,不到半天时间,相应堤身塌去大半,堤上交通中断,情况万分紧急。在蒲台县政府的领导下,广大治河员工和沿黄群众冒着敌机轰炸奋力抢险,转危为安。1947年至1948年,在抢修加高原有坝岸的同时,又续建了现3l号――37号、39号、4l号、43+1号、43+2号乱石坝,共计11段。上世纪五十年代,汛期洛口平均流量在1800――4000立方米每秒之间,因道旭险工溜势上提,险工上首滩岸坍塌严重。为保护大堤安全,1951年至1952年在3号坝上首增建了现2号、1号乱石坝,并在其以上修建了麻家控导工程,制止了滩岸坍塌。由于坝档淘刷,1958―1960年先后增建了护沿38号柳坝和42号扣石坝。1982年以后,由于道旭险工溜势上提,1号坝在中小水位流量时,靠小边溜,并且上首回溜较大,滩岸坍塌靠近大堤。为确保大堤安全,于1985年春修建了与滩面相平,形同护沿的0号石堆。至此,形成了道旭险工的0号―43+l号坝,共计45段。

随着河道不断淤积抬高和堤防相继加高培厚,险工坝岸也相应进行了加高改建。道旭险工自1947年开始逐步改秸埽、砖砌坝为砌石坝,至1960年全部石化。1963年至1970年按山东河务局险工新建标准进行加高改建,完成加高3段(20号至22号),改建了8段(6、8、10、13、l5、16、19、43+2号)坝。自1974年开始,道旭险工按1983年设防标准,本着“先主坝、后次坝”的原则,到1983年先后完成了40段坝的加高改建任务,其中改建坝岸20段(5号―7号、11号、29号―43+l号),加高坝岸20段(1号―4号,8号―10号、12号―24号)。为利于今后加高防守,改建时分别将原35号、36号、37号坝合为一段,38号、39号、40号、41号坝合为一段,42号、43+l号、43+2号坝合为一段。2009年春季,又将7号――13号、15号――17号、19号、23号――28号共17段坝进行了加高改建。如今,道旭险工共有砌石坝7段,扣石坝33段,乱石坝5段。

道旭险工解放前的溜势情况,因无文字记载,无法考证,仅就解放后的溜势情况简述如下。道旭险工以上的王家庄子险工至麻家滩河段,因受对岸上首小街至赵四勿控导溜势变化的影响,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经历了“吃溜―脱险―又重新吃溜”的过程。道旭险工也相应经历了“溜势上提―下延―又上提”的过程。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因小街控导溜势下延,扈家、赵四勿一带塌滩严重,致使王家庄子小水位吃溜加重,道旭险工溜势上提,5号至lO号坝抗主溜。1958年后,王家庄子及麻家滩溜势逐渐外移,道旭险工溜势亦呈下延趋势。至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抗主溜坝号一般洪水下延至7号至12号坝。1985年以后,溜势仍呈上提趋势,有恢复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的趋势。

归故后的第一次洪水

1947年入汛后,黄河多次涨水,多处险工相继出险,道旭险工尤为突出。7月12日我人民解放军战略转移,国民党军队大举进犯山东解放区,逐渐向黄河岸边逼近。道旭是黄河下游最大渡口,我军北撤时绝大部分是从这里渡河,7月初黄河归故第一次大水道旭险工发生严重险情,7―12号坝全部坍塌入水,大溜直冲大堤,险情危急,我军民全力抢险连续奋战七、八个昼夜,抛大量柳石枕已露出水面,7月11日国民党军进犯到了距道旭15华里的小营村,抢险军民坚持抛下最后一个柳石枕,险情基本稳定后,在敌人先头部队距此只有7华里时的晚上九点左右,我抢险军民才撤到麻湾村(治河办事处驻地)。根据当时形势,对治河队伍进行了整编,老弱者转移到黄河北岸张潘马村,其余整编为武工队,任务是防特、除歼、保卫黄河。敌人占领道旭后,将我抢险料物抢劫一空,在黄河大堤上遍地挖工事,修地堡,昼夜不停地向黄河北岸打枪打炮。“还乡团”跟随国民党军队来到道旭后,仅在麻家、坡赵村就杀害共产党员和村干部十几人,群众极其惊慌。敌人占领道旭40多天,群众也在水深火热中煎熬了40多天。随着刘邓大军抢渡黄河,实行战略反攻,解放战争节节胜利,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敌人在败退时还将我留守维持抢险的两个工人抓走。敌人走后,办事处立即组织工人、沿黄群众修复工程、填垫军沟、拆除地堡,组织备料,迎接新的洪水到来。

道旭渡口的由来

新中国成立后,这里的交通地理位置愈显重要。1952年,为充分依托道旭渡口交通便利条件,原惠民专署党政机关由惠民县城迁到了与道旭渡口相对的北镇。道旭渡口也于1954年将土码头改建成了石砌码头,并将木渡船更换为两艘机动渡船,昼夜不停地对开。1955年10月,又在道旭渡口斜对岸的北镇港开通了北镇至济南泺口的黄河下游第一艘客轮“鲁生”号,可载货物45吨、客位142个。加之当时北镇船运合作社的七八十条帆船往返于上下河面,道旭一带出现了空前繁荣兴旺的景象。

随着这里过往车辆和行人的剧增,1972年,由国家投资在道旭渡口东侧兴建了一座长1400米也是当时黄河上最长的公路桥。因此桥北首过河就尾落河滩,每遇黄河大汛洪水漫滩,总造成南北交通中断。1976年汛期中断月余,1979年1月凌汛漫滩,曾将104部汽车和300多人困于大桥北端的公路上。因而,道旭渡口并未因建了大桥而完成历史使命,在一定时期内仍作为一条连接南北交通的备用和辅助通道。1984年春至1987年10月1日,原惠民地区行署与胜利油田联合对这座大桥的北引桥和南北接线公路进行续建,才使该桥不再因黄河发生洪水而中断交通。至此,道旭渡口才完成了其历史使命。道旭渡口虽早已消失,但它所发挥的重大作用永远载入人民治黄的历史史册。(董连旺)

 

改建后的道旭险工

道旭险工一角

道旭险工腾飞标志

 

责任编辑:张雅琦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豫ICP备:14028857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9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