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黄河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建国60年走进黄河口”之文化篇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TurboSpider 时间: 2009-12-31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本站9月27日  黄河两度走千乘(现黄河三角洲顶端,春秋属齐国千乘地),塑造了黄河口古与今、河与海、传统与现代交相辉映的文化层面。

一条大河的归宿,在变沧海为桑田的过程中,同时也把华夏民族最优秀的文化融进了她所带来的一切――那雄浑壮丽的堤防、险工,那如锦似绣般的沃野良田,那被视为地球之肾的湿地,还有与这条大河同悲同喜共忧共患的大河子孙们……于是,便有了黄河口那唯一、独特的文化景象……

 黄河口,古今交汇的神奇息壤 

2700年前的春秋时期,黄河三角洲顶端的利津县老城还是渤海岸边一处凸起的高地。泰沂山区水系将红褐色的粘土带到这里,成为后人熟知的古地、古土。高地北面是浩瀚的大海,东面是一狭长的海湾。海湾接纳着缓缓流入的济水与漯水。在这处高地西南部,漯水两岸地势平坦,水草肥美;而高地的北侧近海处,则是湖泊相连、葭蒲绵延的湿地,故有“渠展”之称。渠展,“水所居疆”,指的是水聚集的地方。这里是周代齐国属地,秦设千乘郡,因齐桓公在这里养过马,四马为一乘(战车),千乘之众,焉能不称霸?加上白花花的海盐,终成就了齐桓公富国强军之梦。而在这里煮海熬波的先人,应该算是黄河三角洲最早的移民了。20世纪70年代,在黄河三角洲南部、西部出土的大量东周时期的制盐器物“将军盔”、漏器、盛器等,便是有力的物证。

王莽始建国三年(公元11年),黄河在魏郡(今濮阳境内)决口,河水裹泥挟沙改道东流,与漯水并行在现今黄河三角洲西南部流入渤海。魏郡决口,王莽挺高兴,河水东去,他的元城(今河北大名)祖坟可以从此不再受黄河决溢之害了,因此不予堵塞。你看,一个篡位皇帝的私心,竟阴差阳错地让这条大河东行达800余年,造就了以利津老城为顶点的古代黄河三角洲。当然,这也是汉代王景治河的功劳。

永平十二年(公元68年),王景在一年的时间里,“耗资亿钱”,征用民夫数十万,自河南荥阳以东至千乘海口(现黄河三角洲顶端),筑起了一道千余里的堤防。“凿山阜,破砥绩,直截沟涧,防遏冲要,疏决雍积”,黄河就像一位永不疲倦的巨大搬运夫,按照“量身定造”的千里堤防,相对安澜800多年,“水一石沙居六斗”地将黄土高原那肥沃泥沙搬运到渤海之畔。于是,这里的陆地和大海,在近千年的时间里都处在神奇的变幻之中。

转眼就是500年。北魏末期,古代黄河三角洲渐渐形成,吸引着因战乱、灾荒而失去土地的农民来到这方新淤地开荒谋生。黄河三角洲上有了城镇,有了东津渡,有了垦荒的人家和煮盐的灶户,有了谜一样的官灶城遗址……

又过了一个500年,在魏郡改道第1037个年头――公元1048年,黄河终于耐不住这千年寂寞,善徙的本性又一次显现,河决商胡埽,北流进卫河入于渤海。另一条大河,“四渎”之一的济水(大清河)依然如母亲般地滋养着这片自生自长的神奇息壤①。

黄河初走千乘,用近千年的时间将一个古代黄河三角洲托出了海面。

又过了一个800年, 清咸丰五年1855年)6月19日,黄河在河南兰阳铜瓦厢决口,黄河二次走千乘。这一天,应该是近代黄河三角洲的诞生日。

     自这天起,清悠舒缓的大清河就变成“盘涡湍急万马旋,浪花喷涌飞驽箭”的黄河了。

    “河入济,济入海,汤汤汨汨十余载。昏垫不异洪荒时,离居荡析何所之?”十几年后,利津名士、金石学家李佐贤面对野马般的黄河,发出了无奈、忧愤、悲怆的呐喊……

1855年后,黄河在广袤的河口地区来回游荡,滚来滚去,留下了一马平川,道道黄沙。就像数千年来黄河走马黄淮海平原的缩影,仅用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在古代黄河三角洲的基础上,塑造了面积近6000平方公里的近代黄河三角洲。

倘若从空中俯瞰黄河口,在一望无际、芳草萋萋的新淤地上,有着一条条微微隆起的偶尔在野草中露出黄沙的地带――从北向南:徒骇河故道、旧刁口河故道、铁门关故道、刁口河故道、神仙沟故道、毛丝沱故道、黄河现行流路清水沟、甜水沟故道、宋家坨子故道、支脉沟故道……这些故道如芭蕉扇的叶脉,铺向蔚蓝色的大海。

那一条条或长或短、曲折蜿蜒的黄沙地带,还告诉我们这样一组数字:自1855年至1976年,在121年间实际行水112年的时间里,黄河以年平均460亿立方米的水量、11.79亿吨的沙量向入海口推进,进入海口的泥沙,约有三分之一进入深海,其余的分别淤积在利津以下河床、滩地和入海处形成沙嘴,形成黄沙带、变为陆地。黄河尾闾平均每年造陆面积大约为24平方公里,海岸线延伸约在0.23公里。就这样,黄河在黄河三角洲百年间经历了十次改道,50多次尾闾摆动,无以计数的决溢,承托着黄河口人民的苦难与希冀,迅速地向大海扩展着、延深着……河父海母,在两千年的时空里,孕育了黄河口这方富饶美丽的息壤。

 三十公里窄河道,见证着黄河工程文化 

当万里黄河挟泥裹沙即将涌入大海的时候,她遇到了“九曲十八弯、弯弯是险滩”的30公里狭窄的河道(今东营区麻湾险工至利津王庄险工)。这段被称之为“窄胡同”的河道,曾给黄河口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以一壤之地纳千里之洪波,近滩之处淤垫日高,状如仰釜,最称险要……”“凌汛大涨,漫口林立……大者或数百丈,小者亦数十丈。”史书用“漫口林立”来形容这段河道两岸河决之状,当不为过。

“山东古千乘地方,有个大户,姓黄,名叫瑞和,害了一个奇病:浑身渍烂,每年总要溃几个窟窿。今年治好这个,明年别处又溃几个窟窿。经历多年,没有人能治得这病。每发都在夏天……”曾参与治理黄河的清代小说家刘鹗在他的《老残游记》里曾这样形容当时的黄河下游现状。

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六月十二日,“窄胡同”北岸吕家洼河决:“田庐坟墓尽皆淹没,甚有挟棺而走骸骨无存者,灾民饥不得食,寒不得衣,嚎哭之声闻数十里。”

民国十年(1921年)七月十九日,北岸宫家决口。利津、滨县、沾化三县受淹5400平方公里,……无家可归露宿大堤者达6万余人。

民国28年(1937年)8月31日, “窄胡同”门户、南岸麻湾决口。势如悬釜的黄河洪水如地倾天注,吞没了五县数百村庄,大水过后,房屋荡然无存。

掩埋铁门关,冲毁古盐田,荡庐舍,毁家园,旧中国这个“浑身渍烂,每年总要溃几个窟窿”的“黄大户”,给黄河口人们带来了无穷的灾难与伤痛……

坚强的河口人民并未听天由命,任其所为。在这30公里的 “窄胡同”河道两岸,除去加修堤防外,在河道拐弯大溜顶冲的险要位置,先后修筑起20多处埽坝险工。一百多年来,这些凝聚着沿黄人民勤劳智慧的防洪工程,有效地遏制了灾害的发生。有的虽然随着黄河溜势的改变和河道的迁徙或脱险或废圯,但在险工工程的修建、抵御洪水中所积累的丰富经验,形成了一种特有的黄河埽工文化并一直传承至今。你听:那因水流方向而修的埽坝有顺厢、丁厢;因埽的形状而分的有磨盘、鱼鳞、月牙、雁翅等;因埽的作用又分当家埽、护沿埽、等埽……那险工上的坝也有多种:因料不同有石坝、砖坝、灰土坝;因作用不同又分挑水、迎水、顺水、拦河、潜水坝等。

如今,在这30公里河道两岸,屹立着九座高大雄伟的险工坝岸,如黄河卫士,见证着黄河今昔,见证着新中国人民治黄的伟绩丰功。

当万里黄河进入河口,首站便是那座著名的埽坝――麻湾险工。这是“窄胡同”河道的入口。在这座险工前,你会隐隐感觉到黄河的百年震撼,聆听到那感天动地、可歌可泣的动人往事……

60年前,离共和国成立还有16天。麻湾险工北坝头发生了重大险情。大溜紧逼坝头,埽前水深12米,前沿全部墩蜇入水。时任垦利分局副局长的田浮萍与地方主要领导坐镇现场,率1000余人昼夜抢护。为了探明埽前水下土质和水深,河工李增学、王焕功身上拴上绳子,先后潜入埽前急流中“抓河底”。这是一项极其危险随时都可能牺牲的任务,但为了查明水下土质以确定抢护方式,又必须这样做。两人凭着高超的水性和勇于献身的精神,很快完成了任务。紧急抢险一直延续到20日晚18时,刚稳住的埽坝突然出现埽体“仰脸”险情,整个埽体与土胎脱节过溜。黄河工人李洪德全然不顾个人安危,继续站在埽体上指挥,这时,忽听啪啪几声,绳断桩崩,手疾眼快的工人李希忠一把抓住李洪德,尽全力将他拉到岸上,未等转身,刹那间整个埽体全部被激流冲跑。

“重开新埽,全力抢护!”一声令下,又是一个不眠的三天三夜,直到险情转危为安。

在同一个时间里,处于窄胡同河道最下游的左岸王庄险工,同样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抢险。9月24日7350立方米每秒的洪峰直冲王庄险工而来。7段埽接连墩蛰入水,埽前水深由4米刷至14米。石料已经用尽,险情继续恶化。在这万分危急关头,于祚棠,这位从旧中国走过来的老黄河,急中生智,提议用红淤泥代替石料,装袋抛根护埽。在一天一夜的时间里,3400多立方红淤泥装进了1万多条麻袋抛进了出险埽下,险情得以排除。“以淤代石”挽狂澜,黄河口人为新中国的诞生献上了一份厚礼。

60个春秋地覆天翻,60华里窄河道堤防固若金汤。早已全部石化的险工更加伟岸挺拔,与巍巍堤防连缀在一起,在绿树、碧草、亭榭、游廊、假山的衬托下,宛如一副长卷画轴,向大海迤逦铺开。

麻湾险工上新落成的“同心园”景观,让游人流连忘返。黄河口特有的婚俗与美丽的传说,通过十几块碑刻,在这里得到了生动的展现。在大红色碑廊的顶端,一只硕大的青铜绣球造型宣示着婚姻“六礼”告成。而在它的另一侧,“正觉寺黄河决口遗址纪念碑”赫然入目,那细述决口始未的碑记让人顿生无限感慨。这一匠心独具的景观设计与大河、险工、堤防浑然一体,巧妙地展现了喜与悲、今与昔、毁灭与新生这一文化主题。

麻湾险工同心圆一角

矗立在麻湾险工上的郑觉寺决口遗址碑

而在麻湾险工对岸的宫家险工,则成为绿色长廊生态旅游景区的起点。由此顺河而下,你会看到绿荫掩长堤、金滩迎朝霞、控导千步林荫路以及由黄河职工经营的桃园、梨园、冬枣园、银杏园,绝美的自然景观一年四季吸引着四面八方的游客和拍婚纱照的年轻人。

王庄险工是30公里窄胡同的出口。站在43号主坝向西眺望,其险要之状尽收眼底――黄河自西南迤逦而来,穿过30公里“窄胡同”河道,主溜直冲王庄险工,然后猛然掉头,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呼啸着向东南奔去。放眼望去,河面陡然宽阔,黄河愈发恣意。据《利津县志》记载: 1883年至1951年,在王庄险工处决溢5次,在其上下不足20公里之内,则有46次之多。其位置之险,可见一斑。

百年王庄险工,如同一座丰碑,记载着黄河口人民百年抗洪历史。无数次溃决,无数次改建,无数次抢险,都蕴藏着黄河口人民同这条大河的抗争、无奈、妥协、恐惧以及降服与驾驭。在这里,每道坝,每段埽,每块石头,都有一段动人的故事,诉说着黄河人的聪明才智,决策者的审时度势,沿黄人民的拼搏奋战。透析一座工程的历史成因,你不仅仅会感受到一种环境,一种氛围,还会体味到一种精神,自然而然地受到熏陶和感染,产生一种心理上的感应。这应该是黄河工程文化的永久魅力。

王庄险工风景

黄河风景线―张滩险工一角

垦利义和险工龙之堤造型

利津东关控导已成为外滩公园

雄伟的宫家险工

黄河口湿地,母亲河馈赠的生命文化景观 

去黄河口不能不去黄河入海口湿地。

一百多年前,在现今的黄河三角洲腹地,有两处名为“古井甘泉”??的井水和绿草环绕的池沼,这该是多么让人流连忘返的胜景啊!就在那黄河、济水刚刚混同入海的时候,这口淀上的“古井??

湿地,地球之肾。在世界众多湿地之中,黄河入海口湿地以她特有的魅力与功能而蜚声海内外。她是黄河生命的符号,她是黄河治理的晴雨表,她更是一方热土可持续发展的动力与源泉。但她也曾在怅惘、无奈、痛苦中挣扎,几乎走向湮灭……那是在黄河断流的日子里。

随着“维持黄河健康生命”这一黄河治理新理念的确立,黄河口湿地从濒危中得以再生。十年的黄河水量统一调度,连续两年的生态补水,黄河入海口湿地又重新以新、奇、特、旷、野为主要特征的生命美学景观展现在世人面前……

戈壁的辽阔,塞北的深邃……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百鸟翱翔。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地球暖温带最广阔、最完整、最年轻、不断增长的湿地生态系统。1992年,它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倘若顺黄河而下,你会看到万亩天然柳林茁壮茂盛,层林尽染;1.2万公顷天然草场幽深秀丽,如天边碧色流云;1.4万公顷的天然柽柳灌木林,散点式向海边平铺开去,勾勒出一幅豪放、强劲、粗犷的写意图;2.6万公顷芦苇依河傍渠沿故道,一片片,一方方,连绵不断,铺天盖地。大天鹅徜徉于水泽草滩,仙鹤翩翩起舞。近海处,被称之为红地毯的黄须菜,似五彩云霞,如跳动火焰,无边无际向天边漫去,白色的鹳鸟、海鸥散落其间,起起落落,令人叹为观止。最壮观、最具特色的是那一年一度的芦花飞雪,风乍起,苇絮随风悠悠飘飞,一副壮观的“芦花飞雪”图便展现在你的面前。

芦荻秋风唱大河

河口湿地的大天鹅

这里还是东北亚内陆和环西太平洋鸟类迁徙的重要中转站、越冬栖息地和繁殖地。你看,对环境和食物特别挑剔的东方白鹳飞来了,一住就是6年;世界稀有的黑嘴鸥选中了这方宝地,种群迅速扩大……这里是我国丹顶鹤越冬的最北界,也是世界稀有鸟类黑嘴鸥的重要繁殖地。东方白鹳?D?D国家一级保护鸟类,由几年前数只增加到数十只,其中十几只在这里越冬,已成为留鸟。每年十一月份,来这里越冬的候鸟达400万只。苇丛中,柽柳下,河海交汇的浅滩上,丹顶鹤、白枕鹤、灰鹤翩翩起舞,天鹅、雁鸭、鸳鸯飞翔嬉戏,金雕、大鸨、鹞鹰空中盘旋……一幅 “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壮美画卷因黄河不断流而天绘地就。

据最新综合考察认定,黄河口湿地有各种野生动物1543种,其中水生动物641种,鸟类从10年前的187种增加到283种,属国家一级重点保护的东方白鹳、丹顶鹤、中华沙秋雁等达9种,属国家二级重点保护的大天鹅、小天鹅、黑脸琶鹭等41种。这里有各种野生植物40多科、110多属、160多种。这里还是中国野生大豆种质资源原位保护基地,那长蔓尖叶长着一簇簇细小豆荚的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野大豆,或匍匐在地,或缠绕于青棵柽柳,在这广袤的新淤地上随处可见。黄河口湿地用它的再生告诉了人们这样一个道理:水的永续是生命的永续。

2008年6月30日,黄河入海口万顷湿地迎来了黄河馈赠的厚礼――黄河首次为黄河口进行生态补水。放眼望去,浑黄的河水在湿地中漫漫浸散开,广袤的芦苇丛中那一片片一簇簇盛开的罗布麻花将数十万亩芦苇荡装点得秀丽无比;国家一级保护鸟类――东方白颧悠闲地带着幼鸟在水荡中起落,野鸭、鸳鸯、仙鹤、斑鹭随处可见;柽柳连绵不断,如彩云直达天际,与大海交??1356万立方米,增加淡水湿地4650亩,核心区湿2009年6月24日,又开始了第二次向河口15万亩淡水湿地补水,10天合计补水1508万立方米,较2008年增加152万立方米,湿地核心区水面面积增加5.22万亩,补水完成后,湿地平均水深增加了约0.4米,15万亩淡水湿地地下水水位抬高0.15米,生物多样性明显提高,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显著。

母亲河的馈赠,使黄河入海口的生命文化景观更加魅力无穷。(文/ 蒋义奎 王娟 张宗梅,图:崔光)

(注①:息壤:是我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一种能自己生长的土壤。)

夏日的入海口湿地

险工之晨

 

夏日黄河岸

责任编辑:张雅琦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豫ICP备:14028857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9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