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黄河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黄河大流量预计7月中旬过济南 是他们在背后护安澜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谢飞 时间: 2020-07-10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黄河济南段是一条地上“悬河”,河床高出南岸城区地面约5米,泺口段设计防洪水位比工人新村高出11米多。洪水全靠两岸防洪工程挡御,即便发生渗水、管涌等险情后果也不堪设想。

7月1日,济南迎来“96·8”大洪水之后的最大洪峰过境,在此过程中无漫滩、无大险,生活在黄河边的居民“无感”。大河安澜背后是他们让大坝变得“坚不可摧”:有人临近退休依然冲在一线,年轻一代扛起重任守在黄河边睡帐篷,一待就是一周……据介绍,黄河洪峰已经入海,济南段正在逐渐落水,预计7月中旬,本次大流量过程将完全过境。

图1.jpg

工作38年的“老黄河”:还有三个月退休,站好最后一班岗

7月7日,烈日当空,室外气温逼近35摄氏度。黄河历城段后张险工附近,两个橙红色的背影走走停停不断移动。历城黄河河务局职工张馀福带着自己的“徒弟”吴超正在巡河。

张馀福今年55岁,距离退休还有3个月。6月29日起,他和3名同事一起驻守后张险工负责工程的防汛安全。接到领导安排后,张馀福很爽快地答应了。和黄河打了一辈子交道,已经工作了38年,这是他最后一次防汛。“说起来挺舍不得的,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张馀福说。

图2.jpg

张馀福和同事四个人被分成了2组,每24小时轮换一次。7月7日张馀福正当值,早上8点半交接班后,他便带着吴超出来了。“我们巡查的内容分为两块,先险工后控导,主要看看哪些坝被水头迎水面直接冲击。”张馀福说,现在黄河河势比较平稳,而前几天大流量的时候,主溜直接冲着大坝就来了,水流湍急,非常危险。“那时候也顾不得时间早晚了,即使是半夜我们也要爬起来每2小时看一遍。”

张馀福负责的区域是后张险工和张褚窝控导,走一圈一公里多,差不多要1个小时。7日上午10点半,张馀福走到张褚窝控导4号坝附近便停了下来,他招呼着吴超说要下去看一看。原来,6日一早交接班前,张馀福在这里发现有水流把石头顶上来、冲跑了。他马上拍照进行了上报,来了一辆长臂挖掘机抛下去200立方米的石头,所幸没有出现险情。

图3.jpg

随后张馀福和吴超来到后张险工,一前一后在根石台附近停了下来,张馀福掏出随身携带的安全绳递给吴超,吴超将安全绳一头系到张馀福腰间,另一头固定在自己身上。一切准备就绪后,张馀福下到根石台以下探摸跟石。只见他斜着探杆向前插进水里,再顺着水流方向慢慢摸索,听到清脆的一声撞击声,“水下的石头还在。”他冲着吴超喊。吴超站在上面一边拉紧绳子,一边简单记录着情况。

在张馀福眼中,今年流量最大的那几天,黄河的水也不算太大。“身经百战”的他防洪经验十足。8斤重的探杆在他手里仿佛没有重量,走在狭窄不平的根石台上也能“脚下生风”。他说,现在他对黄河有了感情,值一天班回去也不感觉累。“在黄河边不知不觉就到了退休,感觉自己一点也没有老。”说完,张馀福转头望着河面,嘿嘿地笑了。

95后黄河新生代:第一次经历,洼地进水帐篷里住了一周

图4.jpg

相比于张馀福的淡定,黄河遥墙管理段95后小伙于硕更多是觉得新鲜。他大学学的计算机专业,来黄河工作不到两年,这是他第一次碰到黄河来大水。

于硕平时在管理段主要负责党建工作,进入汛期,他们全员值班备汛。7月1日,洪峰进入济南,泺口段流量达到4680立方米/秒,水位上涨了3.12米。遥墙管理段附近的一处防浪林低洼地带出现了进水,于硕被紧急安排到进水区域进行盯守,以防水渗进大坝造成危险,也警示附近的村民不要靠近。

1日下午17时左右,进水区域附近搭起了一个面积仅有6平方米的帐篷,这成了于硕和同事刘菁卿未来一周多的“家”。帐篷里仅有一个宽1.2米的行军床,一顶蚊帐,一床夏凉被。白天他们两人盯守,除去吃饭、上厕所两人轮流外,剩余时间几乎寸步不离,晚上还要一人留宿。

夏天炎热蚊虫多,雷雨天气频繁。半夜下雨,他们经常睡到一半就醒来拿竹竿顶一顶棚顶上的水。帐篷里返潮,他们晚上睡觉,白天晒被。挂蚊帐、点蚊香,防蚊也得用“双重保险”。不过,这些都没有影响于硕的心情。“24年以来最大的一次洪水被我遇到了,我觉得特别幸运,也是一次珍贵的经验。”

于硕的同伴刘菁卿虽然已经在黄河工作了11年,是位老技术员,但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大流量的来水,他汛期前主要负责堤防工程,管理段上的绿化,养护苗木。“我俩接到通知都没多想就来了,也没提前做什么准备。”刘菁卿说,他们的工作可能比较艰苦,但没人抱怨,“守护黄河安全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黄河遥墙管理段有14名职工,几乎都是年轻人。防汛中,他们不分年龄和性别,女职工也同样冒着酷暑巡河,半夜测量水位,从6月24日开始,他们已经连续10多天没有休过班。

图5.jpg

泺口水文站工作人员:正在落水阶段,预计7月中旬完全过境

据了解,本次大流量过程是小浪底腾库迎汛形成,6月24日小浪底水库开始加大下泄流量,6月28日8时15分达到下泄流量5680立方米/秒。7月11日11时54分,泺口水位站达到最大流量4680立方米/秒,水位28.65米,为24年来的最大流量,泺口水位站4600立方米/秒以上流量持续时间超过了48小时。

7月6日18时起,小浪底水库按照3000立方米/秒下泄,下游河道流量开始逐步减小。7月7日8时泺口站流量为3980立方米/秒,7月8日8时泺口站流量为3940立方米/秒总体趋缓。

这次大流量过程何时能完全过境济南?3日黄河山东段利津水文站已经出现4580立方米/秒的洪峰,黄河本次汛前调度的洪水最大水头已平稳入海。泺口水文站站长万鹏说,济南段现在已经属于落水阶段,不过流量还不算小。“完全过境需要看黄河中上游水库调节,如果上游不继续往下放水,而且黄河山东段不出现大降雨水位暴涨的话,干流预计7月中旬左右差不多。”

此外,记者了解到,在本次大流量过程中,受大河流量大、暴雨天气频繁等因素,玉清湖水库自7月1日起停止调引黄河水,7月7日中午开始恢复调水,鹊山水库则未受影响。6月24日至7月7日,共调引黄河水770万立方米。(济南时报记者:杨璐  摄影:王汗冰)

图6.jpg

责任编辑:陈宁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豫ICP备:14028857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9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