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黄河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记者连续蹲点三天,看黄河守堤人如何护送24年来最大洪水过境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谢飞 时间: 2020-07-13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24年来最大流量过境济南,黄河守堤人如何护送大水过境?7月5日-7日,记者连续三天在天桥区黄河河务局泺口药山段进行蹲点采访。根石探摸、测量水位、坝面巡查,“生死兄弟”,“火眼金睛”,“耐得住寂寞”……一代代黄河人默默无闻地守在大堤上。如今济南北跨正如火如荼地推进,他们对未来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图1.jpg

指头粗的绳子缠三圈

以前这叫“生死兄弟”

7月5日晚上8点,黄河南岸凉风习习,不少市民来此纳凉。在一处不起眼的院落内,泺口药山段段长张毅带着七名身着橘红色救生服的同事沿着大堤开始巡查。当天晚上他们要进行根石探摸、测量水位以及察看坝面等工作。

图2.jpg

在险工14号坝,副段长胡晓璐和同事王德顺细心地为即将探摸根石的同事王木绑安全绳。所谓的根石通俗地讲就是大坝的基座,因为14号坝正对着黄河拐弯的主溜,受河水长时间的冲刷极易发生走失现象,而所谓的探摸根石就是用3米长的探摸杆探入水底,看看根石是否有变化。

图3.jpg

胡晓璐身高体壮,满脸黝黑,与清秀的“晓璐”俩字相差较大。他细心地为王木绑好安全绳,王木是一位87年的小伙子,也是汛期过来蹲点帮忙的。“必须绕身体三周,这样勒得不疼,更关键的是安全。岸上的同伴同样要把绳子绑三圈,他们的关系非常紧密,以前叫做生死兄弟。”在旁边负责记录的张丽慧说。

王木携带探摸杆站在黄河边,距离河边不足半米,后面的胡晓璐和同事王德顺则紧紧地拉着绳子。王木则尽量往黄河岸边走,然后用探摸杆上下穿插,这个过程大约要持续10分钟。因为是夜里,光线很差,需要同事在岸边用手电筒照着。

图4.jpg

“根石情况比我想象得要好一些。”探测完根石后,王木长舒了一口气。探测根石是黄河守堤人必须具备的技能之一,因为女职工一般不方便,下河的事情一般由男职工担任,而且一般是三人通行。

“如果黄河发大水了,水下情况非常复杂,河水中可能携带一些树枝、杂草,探摸杆容易被缠住,岸上的人容易被激流带走,所以后面必须有人做好防护,随时准备异常情况的发生。”段长张毅说。

黄河竟然也“喘气”

需要盯着水尺看五分钟

黄河从艾山、泺口站进入济南市年径流量及流量看,最大值和最小值变幅大,年际内分布很不平衡。年径流量最大值为常年值的2倍多,最小值仅为常年值的25%左右;流量大小变幅更大。最大值为常年值的8~9倍,最小值为零。因为黄河济南段是典型的窄河道,水位随时都在发生变化。

5日晚上约9点,黄河南大堤6号坝。“王哥,经过一个喘气,现在水位是多少?”职工汪俊站在岸边,同时王德顺则屈膝弯腰,直直地盯着被水淹没的水尺,身前是上下起伏的河水。“现在水位是……”

喘气便是这种自然环境下形成的专业术语,水位观测人员要在水尺边观测三到五分钟,取喘气的最高值和最低值,之后取平均值,才是真正的水位。跟探摸根石类似,王德顺也是要绑着安全绳,后面由同事拉着,然后进行测量。

6日早上6点半,记者来到了泺口药山段。5日晚上10点多结束工作的胡晓璐、王德顺、王木早就起了床,而距离他们4点上报水位仅仅过去了两小时。胡晓璐的床铺就在办公室内,见到记者进去不好意思地收拾了一下被子。

图5.jpg

“我们都是轮流值班,12点,2点,4点,6点,都要准时上报水位。其中4点的时候经常迷糊,也最难受和最难熬的时候,因为刚睡下马上就要天亮了,不睡觉的话第二天接着上班。”胡晓璐说。

7点,王德顺与王木来到6号坝的水尺处。相较于晚上,白天测量水位不需要再绑着安全绳,但是读取水位的时候依旧需要等五分钟。在汛期,他们需要每两小时测量黄河的水位,即便是到了凌晨,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这项工作也要如期进行。

7点45分,王德顺来到电脑前上报水位信息。上报完毕后,段长张毅买来了豆腐脑和油条,草草吃完后,他们一天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细小的缝隙也不会放过

守堤靠的是技术和眼力

黄河以“善淤、善决、善徙”著称。历史上黄河洪水之害书之不尽,余悸难平。史料记载,自周定王五年(公元前602年)至1938年的2540年间,黄河下游决口达1500多次,大改道26次,平均“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

1855年,黄河于河南省铜瓦厢决口改道夺大清河入海后,至1938年花园口扒口南徙止的83年间,黄河济南段有史料记载的堤防决口就有87次,决口口门达112个。按济南临黄堤防长度172公里计算,平均每1.5公里既有一个口门,沿黄人民生命财产遭受严重损失。

2003年8月13日,首段黄河标准化堤防建设工程在济南竣工,全长26.8公里。在这些守堤人看来,大坝上任何细小的缝隙都可能酿成大问题。对于普通市民来说,经常在大堤上行走,根本看不出什么门道,但是堤坝上的任何变化都逃不出这些人的眼睛。

“注意脚下,看看有没有裂缝,前两天刚下了大暴雨。坝面下的洞深40-50公分,组织人员抢护,抓紧上报吧!再不抢护的话,可能发生坍塌。”5日晚上9点多,带队察看堤坝的段长张毅边走边注意坝面情况。

不同于普通河坝,黄河上的堤坝都是干砌坝,如果坝体下面的土掏空了,就会出现褶陷或者陷坑。如果用水泥嵌缝,根本无法看到坝面下的情况。有些堤坝表面可能比平整,但是里面的土或许已经被掏空。

“坝土走失又分为两种情况,一是被雨水冲走,二是被河水浸泡。守坝人靠的是眼力和技术,透过一些细节,掌握堤坝真实的情况。一些‘老黄河’,都会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张毅说。

而经常探摸根石的王木说:“根石是圆弧形的,用探摸杆接触黄河泥沙和石头的感觉截然不同,触感和声音也不一样,在河岸上的人听不到有啥区别,所以说,探摸根石就像‘扫雷’一样,经验是日积月累总结出来的。”

“之前这里都是郊区

现在越来越热闹了

黄河洪水因季节而异。清明前后,桃花盛开,冰雪融化形成桃花汛。七八月间是伏汛,九十月则是秋汛,伏汛秋汛往往相连,惯称伏秋大汛。冬末春初,大河初开,则称凌汛。桃花汛水势较小,以伏秋大汛和凌汛威胁最大。

从时间上来看,这些守堤人一年之中有十个多月需要应对汛期,而现在的伏汛从6月份便已经开始,他们基本上没有完整的休息时间。“水流不止,我们的工作也不会停止。”这是记者听到最多的话。

不过,相对于巡河工作的艰辛,枯燥乏味也是普遍的感受。远看是要饭的,近看像挖煤的,一看是黄河段的。职工汤文静回忆前辈口中黄河大坝的情景时说:“之前黄河大堤就是郊区,距离市区很远,得耐得住寂寞。晒得像碳一样黑,找对象都很难。不管白菜野菜,挖到篮子里都是好菜。”

记者蹲点的泺口药山段的单位,是1982年修建的二层楼。由于地处南岸的洼地之内,屋里比较潮湿,蚊虫也多,睡起来很不舒服。尤其是到了冬天,因为远离市区也没有集中供暖,比较阴冷。

“黄河穿兰州城而过,黄河两岸就是兰州的市中心。现在济南由大明湖时代迈入黄河时代,百里黄河景区也修了,比以前热闹了。两岸郁郁葱葱,来这里玩的人也越来越多。再过20年,这里是不是市中心了?”汤文静说。

而目前济南在建的“三桥一隧”都位于泺口药山段,张毅满怀信心:“做好防汛工作的同时,融合济南市和天桥区北跨发展战略,也是我们的一项新任务。国家提出黄河战略,既要保持黄河长久的生命力、旺盛的活力,又要促进地方经济的提升,我们新一代黄河人也有了更多的期待。”(记者  刘飞跃  实习生  房一平

责任编辑:陈宁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豫ICP备:14028857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9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