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黄河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主 页 要闻要讯 专题关注 通知公告 政务快讯 基层动态 文化传真 研讨交流 公众留言 调查访谈 办事指南 资料中心

【我的祖国我的河】趴 洼

 

来源: 本站原创   录入人员: 郝相莲 时间: 2019-07-06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滔滔黄河携带着大量泥沙奔流入海,造就了世界上最年轻、面积增长最快的黄河三角洲。凡去过的人们都会看到,那里不仅有诸多其它靓丽景致,还散落着不少民居,或半地下半地上的地屋子、或不太规整的土瓦房、或人字形的窝棚,这些都是趴洼人们的住所。

“黄河口,土地广,一个劲的在增长,日均能增多少地?少说一个篮球场。新淤地,粮食囤,耕种多年甭上粪。俺家老辈就趴洼,趴洼的好处多又多,新增土地抢先种,打的粮食没处盛;就近种地太方便,工夫力气省一半;芦苇荆条随意割,换来钞票一摞摞;河沟凹地鱼蟹多,顿顿不离好生活……”“沿着黄河走,土地大量有,勤劳不愁富,家家有奔头。”我年幼时故乡一带的这些童谣、民谣,道出了黄河口一带庄户百姓爱趴洼的真谛。

据《牛氏族谱》记载,明朝中期,我先祖由大兴县迁往惠民黄河边的堤上牛村居住。后因人口渐增,部分迁至利津县城以东黄河滩内的崔家庄谋生。百多年前,我祖父等举家沿河迁到了利津北部的牛家镇定居。所谓镇,起初只有几户人家,后来越聚越多发展成了村子,现今我村仅500余人。黄河尾闾一带的村落,都是这样形成的。

我与新中国同龄,生长在黄河入海口附近北岸。从小目睹了黄河多次大洪水,耳闻的净是神乎其神的黄河故事,对黄河既依赖又敬畏。我村以东几里处有条民坝,上接集贤乡四段村附近的临黄大堤,下至肖庙乡的湾子村(现为东营市河口区域)。据“老黄河”冉祥龙介绍,此坝修建于1848年,长24.5千米,1962年加高至3.5米,坡度12,顶寛4米,每华里建有一平台,以方便堤顶车辆错车,这是别具一格的历史特征。坝东和东南、东北方向有临黄大堤,两坝相隔最宽三四十华里,甚至还多。坝內土地肥沃,芦苇三米多高,粗壮茂密。有次我与小伙伴去坝内捉毛蟹,发现芦苇荡內一处凹地,浑浊的水中黑鱼、鲶鱼、鲫鱼翻腾着。我俩只好用绵柳条穿上大鱼,每人背着几条边唱边喘往家赶。乡亲们得知后,纷纷赶去弄鱼,车推肩挑,好不热闹。遗憾的是,如今那条民坝早就夷为平地,坝迹也成了柏油道路。据我所知,趴洼主要经历了如下阶段:

国营单位开发阶段。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以国营农场为主体的单位陆续前来驻扎和开发,如同兴农场、黄河农场、渤海农场及其四分场、济南军区军马场、利津林场等等,几乎半数的土地由他们垦植和利用。民坝下部内如老爷庙(肖庙公社驻地)、湾子、下小街、薄家咀等村庄耕种了了。中部和上部沿坝村庄虽有耕种,也太稀松,其余全是苇场和荒草场。由于国营农场和军企单位机械化程度高,产出了大量粮棉和军马,为国家和军队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

村集体开发阶段。由于坝外土地碱化日趋严重,后来利津县将部分荒草地分到了愿来耕种的各个村庄,而且都建了“生产屋子”。如“利城屋子”“汀河屋子”“明集屋子”“王庄屋子”“虎滩屋子”等等。农忙时劳动力们两头忙,忙完家地忙洼地,收完庄稼后只留下看屋子的。那时,广大百姓柴草奇缺,每到冬季,前来拾草的络绎不绝,“生产屋子”为他们提供了临时住所。我当兵后多次探家,曾去过四分场以北看望一叔伯哥和伯父,当时他们都在那里为各自生产队管理菜园,清闲自在,很是知足。

改革开放后一定阶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实行了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集体土地分到了农户,百姓们的生产积极性得以充分调动和发挥。为了耕种方便,不少人家相继趴洼,或专门垦植,或兼养畜禽。抢先趴洼的,早都富了起来。我村冉光华就是一例。他全家趴洼已四十多年,不仅耕种着十余亩土地,而且在房前屋后种植了不少果木,还养着数头牛和诸多鸡羊。鸡一直散养,不少人专去淘换鸡蛋,1.5元一个,换得不少钱财,现今劝他回村居住,难能同意。还有崔相五一家趴洼三十多年,与我一叔伯哥(放羊为主)为邻,因年事渐高,积攒够用,去年搬回村子盖了新房,日子比较滋润。“趴洼的好样!”这是我回老家常常听到的。

科学开发,内外承包。自打1976年黄河改道清水沟以来,两坝之间的土地没再被淹,由于是退海之地,碱化荒芜日趋加剧。国营农场有的保留,有的撤销。当地政府和有关村委将大片荒地开发成了台田,新修了排灌渠道。各村百姓承包了部分,以棉为主,覆盖薄膜,收入尚可。近年有不少外地商家前来承包土地,少者几千亩,有的还更多,清一色的玉米、高粱(据说用来酿酒),全部机械作业。收获时拐弯抹角处和倒伏的难免拉下,只好雇人采拾,玉米棒槌和高粱穗每斤按0.3元收取,当日结算,为当地村民创受增加了一条门路。

还有诸多外地人家前来承包土地种植棉花,春来冬去。每到晚秋时节,片片棉田一派雪白,景色迷人,煞是壮观。几年前秋季我去黄河口游玩,曾顺便询问过菏泽一对中年夫妇,其老人和子女在家,他家承包了近百亩地种植棉花已达五年。当时棉花见开,白绿相间,惹人眼帘。对方介绍说田间管理主要靠夫妻二人,等棉花全白,一次性雇人拾收,拾一斤棉花一元钱,当日兑现。除去投入,年均赚取五六万元。并说道“庄户百姓离不开土地,俺别的干不了,地里求财比较稳妥”。

趴洼是黄河的恩赐,是梦想,是目标,更是奋斗!趴洼与黄河同在,代代传承,永久不息!(牛新元)

责任编辑:唐丽娟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网 | 联系我们 |
豫ICP备:14028857号 网站标识码:bm20020019
主办单位:山东黄河河务局 承办:山东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山东黄河信息中心
山东黄河河务局总机:0531-86987111 地址:济南市黑虎泉北路159号 邮编:250011
投稿信箱:web_sdhh@126.com